警方到底有无行政违法,陈某任的父母向西乡塘公安分局申请赔偿

by admin on 2019年12月31日

图片 1

摘要:
一疑似吸毒男子陈某任,因闹事被南宁市公安局北湖派出所民警传唤回所后,被反铐于派出所近6个小时后猝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一疑似吸毒男子陈某任,因闹事被南宁市公安局北湖派出所民警传唤回所后,被反铐于派出所近6个小时后猝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疑似吸毒男子闹事”2015年2月16日上午10时许,北湖派出所接警,称南宁市秀厢大道某小区11栋6楼的一间房内,有一名疑似吸毒男子正在闹事。民警到现场后看到,报警人之一陆某正在楼下处理伤口,他表示自己是在楼上被玻璃划伤的。民警上到六楼后,发现该房门前的过道中,杂物和玻璃碎片散落一地,一男子正在过道上大喊大叫,并手持一个拖把挥舞。民警上前劝阻,但男子仍大吵大闹乱踢杂物,还挥舞拖把试图攻击民警,民警见状,将男子制服并铐上手铐带上了警车。“反铐派出所身亡”10时33分,民警带着男子回到北湖派出所,因其不断挣扎吵闹,民警遂将其带至办案区并铐在栏杆上,同时安排一名协警负责看管。其间,男子精神一直较为亢奋,不停吵闹,不配合警方进行调查询问和抽样尿检。下午4时许,协警发现男子脸色不太好,伴有大声喘气,遂打开手铐让其平躺,并电话报告办案民警及派出所领导,又拨打了120急救中心电话请求救治。下午4时47分,医护人员赶到派出所,经检查和抢救,确认该男子已经死亡。“家属申请赔偿”后经公安机关查实,死者为陈某任,1987年生,广西宾阳县人,有吸毒、盗窃、扒窃、嫖娼、诈骗等前科。去年3月,因认为派出所对儿子的突然死亡存在过失,陈某任的父母向西乡塘公安分局申请赔偿,合计158万余元。之后,广西金桂司法鉴定中心受陈某任父母的委托,对陈某任进行尸体解剖并出具了《司法鉴定书》,认为陈某任符合冠心病的病理改变,同时合并有高血压病,在此基础上,吸毒、精神亢奋可诱发急性心功能衰竭死亡,因此鉴定意见为“心源性猝死”。去年10月25日,西乡塘分局作出国家赔偿决定书,认为“陈某任的死并非由派出所违法执法造成,因此决定不予赔偿”。去年12月30日,青秀区法院驳回了陈某任父母的诉讼请求。因不服一审判决,二人向南宁市中院提起上诉。争议在于:警方处置行为与其死亡有无因果关系?陈某任父母的代理人:陈某任在派出所近6个小时里,一直被手铐反铐,派出所不给其水喝、不给东西吃,正是因为派出所的非法拘禁、刑讯逼供和体罚虐待,才使得陈某任病发猝死。西乡塘公安分局代理人:1、派出所是传唤并非非法拘禁;2、陈某任其间一直大喊大叫不配合警方,警方为了不让他伤害他人或自残,才采取了保护性约束措施即把他反铐在办案区,且“是他不肯喝水吃饭,这有派出所协警和当时同样被铐在办案区的另一嫌疑人作证”。有病不意味着必然死亡?陈某任父母代理人:司法鉴定结果是不客观的,有病不意味着必然死亡。广西金桂司法鉴定中心副主任法医师:疾病是猝死的根本原因,心源性猝死是无论有否诱因都可能死亡的,过度劳累、情绪激动等诱因在其中起到的作用不好界定,而反铐双手对于正常人而言并不会造成伤害。庭审结束时,双方均同意庭后择日调解协商。

价格明显比市场上低,肉质看上去还蛮新鲜,在袍江经济技术开发区经营小吃店的陈某接连购买了6箱印度牛肉,然而让他始料不及的是,因为这个行为,他被袍江警方刑事拘留。昨天下午,袍江公安分局通报了一起违法销售境外速冻牛肉的案件。

  原标题:男子在巡特警大队跳窗身亡,家属索赔523万 法院这么判

刘有欢生前照片。受访者供图

  原标题:馆陶女子因“车震”视频外泄自杀:辅警查车震创收是惯例

据警方介绍,今年上半年,袍江经济技术开发区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在对辖区内的餐饮店进行常规检查时,发现陈某经营的小吃店采用的牛肉存在问题,这些牛肉用纸板箱包装,箱子外印着外文。经过查证发现,这些牛肉来自印度,不具备在国内销售的资格。

  江苏南京的小学教师莫某,在2016年的一天突然跑到浦口公安分局巡特警大队报警,说自己手机被跟踪了,有间谍在追杀他,后来他从警方办公楼2楼一跃而下,经抢救无效去世。

醉酒后拦路打砸公交车的广西南宁小伙刘有欢,被处警民警带往派出所调查,次日送医后刘有欢死亡。刘有欢的父母事后状告南宁市公安局良庆分局。

  2016年8月27日,一段1分27秒的“车震”视频,在馆陶社交网络病毒式传开。

小吃店老板陈某立即被请进了袍江公安分局,据他交代,这些牛肉都是从沈某那采购的,他先后采购了3次,每次2箱。之所以购买这些印满外文的牛肉,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它比市场上销售的牛肉便宜很多。

  案发后,莫某家属将浦口公安分局起诉到南京铁路运输法院,要求判定公安机关行政违法,并索赔523万多元。莫某为什么会报案?又为什么会跳楼?警方到底有无行政违法?事发当天发生了什么呢?

澎湃新闻7月10日从刘有欢家属处了解到,该案有了最终结果,6月25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维持原判,警方承担10%的赔偿责任。

  30日,视频中当事女子韩菲不堪受辱,气冲冲赶到馆陶巡特警大队要求删除:“都给了你们8000块钱,也答应私了,为什么还外传!”

根据陈某的交代,袍江警方顺藤摸瓜,迅速控制了沈某。民警得知,沈某只是一个中间商,他的这些印度牛肉都来自萧山的一家牛肉店。“有一次我经过萧山时,看到路边停着一辆车,上面打的广告说销售廉价牛肉,我想想有差价可以赚,于是就跟对方一个女的去了一家牛肉店……”沈某将购买印度牛肉的经过和盘托出。

图片 2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28岁的南宁某餐厅厨师刘有欢,醉酒后打砸公交车,被处警的派出所民警带回调查送医院后死亡。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的司法鉴定意见显示:刘有欢符合头部受到钝性外力作用造成颅脑损伤,导致中枢性功能障碍而死亡。

  交涉无果,她掏出随身携带的一瓶农药一饮而尽。第一时间送往警队一墙之隔的医院,仍抢救无效身亡。

然而,当办案民警来到萧山的这家牛肉店时,发现已经人去楼空,牛肉店也变成了海鲜店。民警对这家海鲜店及周围的商家进行了走访,通过知情者的描述警方得知,沈某口中所说的老板娘姓张,在关闭牛肉店后,她已不知去向。

  110接警记录显示,2016年11月12日,莫某在南京市浦口区一小区分别用手机和固定电话拨打110报警,称自己的手机被监控且有特务跟踪,自己人身受到威胁;手机中有重要资料,涉及国家安全,需要民警处理。

图片 3

  近日,法院公开判决显示:因涉滥用职权罪,一辅警被判有期徒刑8个月、一民警免于刑事处罚。

围绕着手上掌握线索,民警展开了地毯式调查。犯罪嫌疑人张某顶不住压力,终于在10月9日赶到袍江公安分局治安大队投案自首。

  监控及执法记录仪显示,当天12点35分左右,莫某进入浦口公安分局巡特警大队院内。特勤队员陈某与莫某进行了对话。莫某称手机被跟踪了,有间谍在追杀他。陈某感觉他状态异常,就打电话给民警沈某。

司法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意见
。受访者供图澎湃新闻从刘有欢家属处获得的二审判决书显示,刘有欢于2017年8月21日23时46分,在南宁市五象大道南城百货路口,持铁棍砸烂了公交车的挡风玻璃,后被处警的大沙田派出所民警带回派出所调查。

  无正式民警带队执法、民警明知查车震违法仍授意辅警收钱等细节也随之曝光。

张某向警方交代,她无意间收购了一批印度牛肉,价格为44元/公斤,而市面上销售的牛肉一般需要72元/公斤左右,在利益的驱动下,她没有细究牛肉的来源,做起了违法生意。

  5分钟后,巡特警大队民警沈某前来处置。沈某要求莫某出示身份证,但他未能出示并试图离开,被陈某阻止。对话过程中,沈某感觉莫某状态异常,担心他离开后自伤或伤人。为稳定莫某情绪,并进一步查明其身份及报警意图,沈某便提出
“到办公室坐一会。”

根据判决书,在出警至传唤到派出所期间,未有证据显示民警对刘有欢实施了殴打行为,良庆公安分局的出警及传唤行为符合法律规定,未存在违法行为;对刘有欢家属主张的上警车后公安人员殴打刘有欢,因无证据证实,法院未予采信。在大沙田派出所办公区内调查期间,警方并无对死者使用手铐的必要性,警方存在违法使用手铐的情形;同时,警方未给刘有欢安排饮食,未给予其足够的人道关怀,确有不妥。

  巡特警大队辅警证言,“查车震就是为单位创收”,钱款30-40%比例返还辅警是惯例,除这一起,至少还收过二三十次钱。

据警方介绍,我国国内的进口牛肉经销商,必须持有产地证、卫生证、食品流通许可证以及入境货物检验检疫证,才能销售牛肉,而印度和巴西属于口蹄疫疫区,我国禁止从印度和巴西进口口蹄动物及其产品,现有证据表明,涉案的进口冷冻牛肉及牛副产品均属于国家为防病等特殊需要明令禁止进口的食品。

图片 4

2017年8月22日19时许,被留置在派出所的刘有欢仍神志不清、行为举止异常,被派出所民警送往南宁市社会福利医院。判决书显示,在警方已通知刘有欢家属但其家属未及时赶到派出所的情况下,警方将刘有欢送往南宁市社会福利医院处置并不存在违法情形,亦符合常理。但送医的刘有欢不幸死亡。

图片 5车震女子自杀后警方通报。资料图

目前,犯罪嫌疑人陈某、张某、沈某已被袍江警方刑事拘留,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执法记录仪显示,当天12时41分,由于莫某不配合,特勤队员陈某单扣手臂将其带入办公楼。期间,莫某不断喊叫。在进入办公楼的过程中,民警沈某询问他的姓名,他没有回应。进入二楼办公室,沈某再次要求莫某出示身份证,他未能出示,并反复自言自语:“
你们直接把我毙了不就行了吗!”“
我身份证也没有,我现在是个无名人士,随你们怎么弄我!”“
我现在精神分裂了,随你们怎么整我了 ”
等。对话过程中,莫某时而仰起头,时而趴在桌上,时而举起双手。沈某安排两名特勤队员在莫某身后一左一右站立。

事后,刘有欢的父母起诉南宁市公安局良庆分局。2018年12月27日,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行政判决,确认被告南宁市公安局良庆分局于2017年8月22日留置刘有欢期间未予及时处置的行为违法;被告向原告支付死亡赔偿金、丧葬费148636元;被告向原告支付精神抚慰金10000元;被告向原告支付死因鉴定费4617.2元;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求情私了

图片 6

对此判决结果,原告被告双方均不服,并向南宁市中院提起上诉。

  2015年7月中上旬的一天,馆陶县化工园区一条东西路上,一对男女正在车内亲热。一辆警车靠近停下,四名身穿特警制服的男子下车盘查,要求男女下车跟着走一趟,一人手持手机将全部录下。

  因怀疑莫某可能是吸毒致幻,民警提出让莫某尿检,但他表示 “ 尿不出来
”,就在从厕所回办公室的路上,莫某突然甩开左后方的特勤队员卢某,快速向前冲向走廊尽头的窗口,之后从窗口一跃而出,跌落在一楼地面上。民警立即拨打120急救电话,后来莫某被送到医院救治。2017年1月2日,莫某因重度颅脑损伤,经抢救无效死亡。

刘有欢的家属主张,处警民警对刘有欢有殴打行为,大沙田派出所将受害者送往医疗条件落后的福利医院使得被害者伤势恶化、最终不治的行政行为违法,警方的诸多违法行为与刘有欢的死亡有直接必然的因果关系,应承担100%的赔偿责任;南宁市良庆公安分局则主张,一审法院认定的警方留置刘有欢期间未予及时处置的行为违法的判决是错误的,警方不应对刘有欢的死亡承担责任,一审法院判决警方赔偿没有法律依据。

  录像显示,女了一脸尴尬,右手不停梳理着零乱的头发。

  浦口公安分局称,莫某坠伤致亡的原因系其自身跳窗行为所致。莫某跳窗坠楼后,巡特警大队立即采取了救助行为,警方行政行为并无违法之处,莫某的死亡与被告接处警行为无因果关系,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6月25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认为两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男子边穿衣服边说,“等会儿、等会儿。”

图片 7

  慌乱过后,男子求情,“我知道咋回事,你们不知道我们啥关系,咱私了吧。”

  法院认为,通过审理查明的事实,当时民警已经履行了必要的看管义务,不存在死者家属所称玩忽职守致莫某逃跑摔亡的情形。另外,民警将莫某带至二楼办公室,以及二楼窗户未安装防护栏,都不是莫某跳楼的直接原因。综观民警在处置警情过程中的行为,结合莫某的一系列异常表现,以及警方对莫某事发前生活状态的调查,莫某跳窗受伤致亡与警方行为之间没有必然的关联性。莫某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推开特勤队员,快速冲向走廊尽头,从窗口一跃而出,超出了常人的合理判断,客观上也无法预见和防范,事发后警方履行了必要的救助义务。警方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男子拿起手机,被立马制止别打电话;拿起钱包欲拉开,又被勒令先装起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